rss
email
twitter
facebook

2018年6月11日

苦難的結束 「戰火」的延續──簡評美國最高法院就Jack Phillips的判案

Phillips只是一個普通的蛋糕設計師,但自2012年夏天他基於自己的信仰,拒絕為Charlie Craig與Dave Mullins的同性婚禮設計蛋糕,他就經歷了近六年的噩夢──不斷被科羅拉多州的法律機關定罪。然而,2018年6月4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7比2的大多數判Phillips勝訴,認為科羅拉多州公民權利委員會(CCRC) 沒有尊重Phillips的宗教自由,且持雙重標準,這反映了對宗教信仰的歧視和敵意───這有違美國憲法!(判辭叫Masterpiece Cakeshop, Ltd,. et al. v. Colorado Civil Rights Commission et al. ,我對這判辭已作出詳細分析:〈宗教自由的初步勝利  「反同」蛋糕師傅的平反──美國最高法院就著Jack Phillips的判案〉。)
對這件事有很多誤解,有人說他完全拒絕服務同性戀顧客,這還不是偏見嗎?不對,事實上Phillips願意賣生日蛋糕和其他糕點給同性戀者,但因著他的基督教信仰,他不願意參與或支持一個同性婚禮,所以不能為他們設計結婚蛋糕(也不會為任何人設計慶祝同性婚禮的蛋糕)。有人說所謂宗教自由只是一種借口(CCRC的委員也這樣說),用以掩飾Phillips內心的歧視與憎恨。但這種解釋合理嗎?Phillips為著這件事已有巨大經濟損失,心理的壓力和煎熬也無與倫比,不單要面對龐大官方機構的無情檢控、偵訊、法庭的判罪和CCRC的敵意攻擊,更是千夫所指──被主流媒體標籤為「反同」蛋糕師傅;而且他也要面對最終被美國最高法院定罪的風險──這樣他就會「永不超生」!真的只是為了偏執內心一點情緒就要付上這麼巨大的代價嗎?
從各種資料看,Phillips並非這樣的偏執狂,而是一個真誠善良的人。看看Thomas大法官的描述:「Phillips為了使Masterpiece Cakeshop能按照他的基督教信仰運作,經常要犧牲利益。他的店鋪在星期天關門,他給員工的薪金比一般的水平高,有需要時他還借錢給員工。Phillips也拒絕製作含有酒精的蛋糕、包含種族歧視或恐同訊息的蛋糕、批評上帝的蛋糕,以及萬聖節的蛋糕──縱使對蛋糕店而言,萬聖節是最能賺錢的時節之一。」(p. 10)
你或許覺得Phillips愚蠢,但我們可以合理相信Phillips只是在真誠地實踐他的信仰,捍衛他自己的良心自由(這也是國際人權文獻承認的人權和普世價值),然而他卻因此面對長期的攻擊和打壓。Gorsuch大法官這樣說:「Phillips先生決定性地證明違反第一修正案的情況發生了﹐差不多有六年他面對政府不合法的指控,他應該得到[平反的]判決。」這也標誌著Phillips的噩夢和苦難的結束,我們在這裡恭賀他。
然而面對這種噩夢的人還有不少,例如還有好些類似Phillips的蛋糕師傅(Oregon的一個蛋糕師傅甚至被罰款港幣一百萬!)也有人拒絕為同性婚禮提供鮮花和攝影的服務而被控等等。他/她們的苦難還未結束,而且美國最高法院會對這些案例如何判決還未可知。雖然這一次他們判定科羅拉多州政府犯了對宗教敵視的錯誤,所以對Phillips的判決要作廢。但書寫大多數意見的Kennedy大法官指出這是一個困難的案例,因為牽涉兩大原則的潛在衝突。一是保護同性戀者的權利與尊嚴;二是第一修正案賦予的基本自由(言論自由和宗教實踐的自由)。怎樣的行為牽涉到言論自由也是一個困難問題。Kennedy認為案例的細節可產生重大分別,例如蛋糕師傅只是拒絕製造有某些字眼或形象的蛋糕,抑或一律拒絕為某類顧客(如同性戀者)弄蛋糕,就可能影響判決。所以,因著主流判決有不少模稜兩可之處,法庭上的戰火還是會延續下去。
supreme court LGBT
Phillips會為同性戀者做生日蛋糕或其他蛋糕,因此他並非基於性傾向而拒絕服務,他只是拒絕為有違信念的同性婚禮做蛋糕,正如他也拒絕製作萬聖節蛋糕或貶損同性戀者的蛋糕。(圖:ADF截圖)
然而這主流判決還是有令人鼓舞的地方,我列舉一些重點:
  • 「宗教與哲學反對同性婚姻的觀點也要受保護,而且在某些情況下是受保護的表達方式。」這點很重要,不少人認為自美國最高法院制度化了同性婚姻之後,反對同性婚姻的意見已是不合法,所以把這種意見排斥和打壓也是合理的。Kennedy清楚地說這種觀點並不符合美國憲法。
  • Kennedy認為,神職人員不可被強逼去主持同性婚禮,不然就是侵犯了他的宗教自由。
  • 法庭明言執行歧視法時不能有雙重標準。這是重要案例:William Jack也在科羅拉多州找三個蛋糕師傅去為他做一個有反對同性婚姻訊息的蛋糕,但都被拒。他也向CCRC投訴,但在2015年,那三位蛋糕師傅都被判無罪。CCRC沒有公平對待Phillips。(Kagan大法官和Ginsburg大法官都嘗試為CCRC開脫,我的長文中有作出反駁。)
  • Kennedy指出,若要按照第一修正案去保障宗教自由,政府不能對市民的宗教信仰持有敵意,或假定某些宗教信念與實踐是不合法的。這原則相當重要:“the government, if it is to respect the Constitution’s guarantee of free exercise, cannot impose regulations that are hostile to the religious beliefs of affected citizens & cannot act in a manner that passes judgment upon or presupposes the illegitimacy of religious beliefs & practices.’ (16-17)
Kennedy明確地肯定宗教自由應受到尊重,但又感到不應為宗教信仰提供過多的豁免。我認為在美國現在的處境,或許他有點過慮了。現時在美國,不見得有很多人會拒絕服務同性戀者,一方面在金錢掛帥的社會中為何不多做點生意,賺多點錢?另一方面縱使有些人想這樣做,但真的敢嗎?不少案例顯示,若拒絕服務同性婚禮,只會為服務者而不是同性戀者帶來污名化。Phillips本身就受到猛烈攻擊和主流媒體的醜化,以前在美國也有一間薄餅店只是輕輕提到不一定服務同性婚禮,已被群起攻擊,甚至受到死亡威嚇。還有許多逆向歧視的實例,都令我們懷疑Kennedy似乎有點脫離當代美國社會的現實。
這案例也令我們反思在香港提出的性傾向歧視法(SODO),我另文處理。

宗教自由的初步勝利 「反同」蛋糕師傅的平反──美國最高法院就著Jack Phillips的判案

誰會想到一個結婚蛋糕會引發法律和社會上的軒然大波?哪個蛋糕師傅會料到只是因著良心的不安,拒絕為顧客設計結婚蛋糕,就要經歷近六年的噩夢?這故事發生於美國科羅拉多州(Colorado),主人翁叫Jack Phillips,是Masterpiece Cakeshop的店主,在2012年夏天他拒絕為Charlie Craig與Dave Mullins的同性婚禮設計蛋糕,他明言他願意賣生日蛋糕和其他糕點給他們,但因著他的基督教信仰,他不願意參與或支持一個同性婚禮,所以不能為他們設計結婚蛋糕(也不會為任何人設計慶祝同性婚禮的蛋糕)。

2017年5月27日

政治正確 偏執正確

原文刊登於 《信報》,2017年5月27日,頁A25。

近期多了一些人關注「政治正確」的問題,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當選令人震驚,而「對政治正確的反彈」被認為是其勝選的主要因素之一。其實相關的辯論並不新鮮,也已討論了二三十個年頭。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有時簡稱PC,大概指西方八九十年代興起關注「少數族群」受到歧視的運動,他們認為要爭取平權和反歧視,單單有一些保障平等的法例是不足夠的,還需更「深入」的文化改革(如語言的淨化、大學課程的改革),和「制度化的保障」,如affirmative action、保障少數族群的反歧視法、禁止仇恨言論的法例(Hate Speech Law)等等。這些行動的動機都是良好的,但卻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引起公眾爭議。問題是這些行動往往針對那些被視為政治不正確的人,儼然一旦不符政治正確的標準,就連基本人權(如言論自由)也要被剝奪。

2017年5月25日

一夫一妻制違憲?台灣大法官的判決理據不足



台灣大法官 同性婚姻的圖片搜尋結果

一夫一妻制違憲?台灣大法官的判決理據不足

發表:思與策智庫協會
作者:關啟文(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

結論:總結本文討論,大法官們的判決的兩個論證都問題重重,欠缺法理的定義和穩實的論據。大法官們以沒有根據的宣稱和前設取代小心的論證,這樣的判決難以令人信服。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仍然草率地按自己的心意,挾憲法之名逼令所有台灣人屈從他們的意識形態,究竟有違憲法精神的是誰?


目錄:

判決內容

判決理據
  一夫一妻制有違憲法第22條的論證
  一夫一妻制有違憲法第7條的論證

一夫一妻制真的有違憲法第22條的婚姻自由權嗎?
  甚麼是婚姻本質和目的?
  「二人永久性結合」云云並非婚姻本質
  婚姻是一種自由權利嗎?
  婚姻是嘉許性的公共制度 同性婚姻是制度性問題
  同性婚姻法制化與婚姻自由的「基本權」
  同性婚姻不會導致多夫多妻(多元婚姻)?

一夫一妻制真的有違憲法第7條的平等保護嗎?
  由平權到多元婚姻
  平等的真諦──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
  繁衍與婚姻無關
  同性婚姻不會侵害一夫一妻制之基本倫理秩序?
  同性婚姻法制化是否符合子女最佳利益?

結論


2017年1月22日

愛因斯坦如何看宗教與科學

2017年1月13日,一個下雨且寒冷的晚上,在中文大學逸夫書院的大講堂,擠滿了六百多人,不少人還要坐在地上和通道上,這卻不是甚麼歌星或明星的表演,而是四位「書生」就著一些老掉牙的課題──宗教與科學──作出理性的討論,這實在有點叫人驚奇。筆者實在感到榮幸,有機會與另外三位學者──劉創馥教授、王偉雄教授、陳文豪博士──進行這場對談會。對談會由「思托邦沙龍」主辦,周保松教授主持,而周教授強調這是一場討論,而不是辯論。我很珍惜對話的機會,這篇文章只是延續對話的精神,進一步澄清一些問題。

2017年1月15日

諾齊克論宗教、道德與信心──四評《宗哲對話錄》

王偉雄與劉創馥是兩位華人無神論哲學家,他們最近合寫了《宗哲對話錄》(以下以《王劉》代表),[1]以對話的方式哲懷與宗信)探討宗教哲學的課題,轉眼之間我已寫了三篇評論。我在〈初評〉說:「當論到宗教與道德,哲懷用經典的猶希佛兩難(Euthyphro dilemma)去證明「道德的來源不是神」,而宗信馬上說「你說的不無道理」(《王劉》,頁149) ,又是不能回應!… 其實連著名政治哲學家諾齊克(Robert Nozick)也認為這兩難題是可以解決的(Nozick, p. 554) ,… 宗信會否投降得過早呢?」有人批評我是曲解了諾齊克,本文對此作出回應,並介紹諾齊克對信仰的一些看法。

信心的合法性與證據主義的限制──三評《宗哲對話錄》

王偉雄教授與劉創馥教授最近合寫了《宗哲對話錄》(簡稱《王劉》)[1],對不少宗教哲學的課題提出有趣的討論,我已作出初步回應(詳見《回應》(一)(二))[2],後來我又就著信心與理性的題目與書中的主角哲懷繼續對話,特別是他喜愛的克利福德原則(Clifford’s Principle,以下簡稱CP)本身有沒有充分證據。[3]凡事都要講證據的立場可稱為證據主義(evidentialism) 。這〈三評〉進一步探討信心與證據的關係。[4]

2016年10月23日

「無論是甚麼情況、甚麼人,在沒有充分證據下相信任何事情,都是不對的」嗎?──再評王偉雄與劉創馥的《宗哲對話錄》

關啟文 (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王偉雄教授與劉創馥教授最近合寫了《宗哲對話錄》(簡稱《王劉》),[1]對不少宗教哲學的課題提出有趣的討論,我已作出初步回應,[2]今天希望就著信心與理性的題目與書中的主角哲懷繼續對話。

與哲懷對話──初評王偉雄與劉創馥的《宗哲對話錄》

關啟文 (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停不了的對話
王偉雄與劉創馥是兩位華人無神論哲學家,他們分別在美國加州奇科(Chico)的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任教。他們最近合寫了《宗哲對話錄》(以下以《王劉》代表),[1]他們以對話的方式探討一些宗教哲學的課題,如神蹟、科學與宗教、設計論、苦罪、來生與人生意義等。對話在宗信和哲懷兩位主角中進行,前者代表願意以理性思考的宗教信徒,而後者則代表以哲學和理性精神懷疑宗教的人士, 哲懷明確地表示:「我事實上不是中立,而是反對基督教。不只是基督教,對於世上任何特定的宗教,我都認為有充分的理據不接受。」(《王劉》,頁214) 我絕對歡迎他們以理性探討和反思宗教的嘗試,我們與作者同樣「期望讀者能懷著開放和理性的態度思考相關問題。」(《王劉》,頁xvi)假若這書能刺激讀者和年青人對宗教哲學有更多的興趣,已經相當有價值了。

然而對話的精神就是容許你來我往,和持續的探討,並沒有誰能說出最後的定論(the last word) ,所以我這〈初評〉會對此書內容提出初步的回應,以後若有時間會作出更詳細和全面的回應。相信王和劉兩位作者會歡迎吧,事實上多年前我曾邀請劉創馥博士到我家的讀書組分享他的無神論觀點。我本身是一個有神論者,雖然在個別論點上未必與哲懷有分歧(如不接受新近創造論),但我們的基本的立場是相異的。而且我對宗信的表現也不大滿意,雖然他是代表有神論的「哲學家」(《王劉》,頁xii),但我認為他為宗教提供的辯護還未到達專業水平,與一流的有神論哲學家(如Richard SwinburneAlvin PlantingaWilliam AlstonWilliam Lane Craig)有一大段距離。我們希望持續的對話能讓讀者對當代宗教哲學界裡的對話有更全面的認識。

2016年9月13日

進化論的十大問題──當代研究的啟示


關啟文
雖然進化論者不斷否定進化論有甚麼問題,且強調科學家對進化論都不再存疑問,但事實上從科學證據而言,進化論還面對巨大困難。我最近讀了Casey Luskin的一篇文章,對進化論所面對的十大科學困難有詳細分析:The Top Ten Scientific Problems with Biological and Chemical Evolution.” [1] 這文章分析清晰,而且學術資料豐富,很值一讀。我們所出版的智慧設計的當代爭論》對進化論的問題也多有論及,[2]然而所牽涉的資料汗牛充棟,我感到Luskin的文章仍然是很有價值的。[3]然而原文有數十頁,不易消化。因此,本文用中文作一些介紹和撮要,再加些少評語,期望讀者可以之後再細讀Luskin的原文。

2015年11月10日

重建性別界線──多元性別論的批判反思

重建性別界線──多元性別論的批判反思1
關啟文(香港性文化學會主席/浸會大學宗哲系系主任)
陳婉珊(香港性文化學會研究幹事)
撮要
  台灣政府積極推行性別平等教育,但一些團體卻藉此灌輸多元性別論,認為「性別」不單包括生理性別,也包括性別認同、性傾向等,而且一切都是光譜。這種意識形態是否適合成為性平教育的指導思想呢?本文會指出多元性別論的諸種問題,總結如下:
我的特質
類別
屬性
錯謬
我生下來是
生理性別
sex
光譜地帶
跨大了生理性別光譜的連續性(雖然男與女之間是有灰色地帶,但絕大部分情況是清晰的)。
我覺得我是
性別認同
gender
男生
光譜地帶
女生
1)      過分高舉性別建構論,忽略性別的先天基礎一般而言是首要的。
2)      美化和正常化易服、跨性和變性的現象。
3)      把少數異常的情況普遍化,為大多數青少年製造不必要的性別混亂,甚或做成惡果。
我看起來像
性別氣質
gender qualities
陽剛
光譜地帶
陰柔
過分高舉性別建構論,雖然性別氣質有不少是受後天塑造,但一些先天的傾向還是存在的。
我喜歡的是
性傾向
sexual orientation
女生
光譜地帶
男生
這版本根本不能定義「性傾向」,因為只喜歡男生的可以是同性戀,也可以是異性戀!這反映不應混淆「性別」與「性傾向」兩個不同的概念。
我喜歡的是
(另一版本)
性傾向
sexual orientation
異性戀
雙性戀
同性戀
這定義仍然不合理,不應把「性傾向」放在「性別」裡面。這種做法混淆不同概念,似乎是想達到政治目的。
以下的不是經常放在他們的表裡,但提倡多元性別時卻往往包括在內
我的情慾模式是
多元情慾
主體

五花八門,不能盡錄

1)      錯誤地假設所有偏離傳統的情慾模式都同樣好,但對「愛情性愛婚姻」結合的模式卻充滿偏見。
2)      借多元性別之名提倡性解放,最終是騎劫了男女平等。
我的家庭模式是


多元
家庭

1)      忽略了一夫一妻為基礎的家庭是社會的基礎。
2)      盲目攻擊傳統家庭,破壞社會的公共利益。

2015年11月2日

掛「性平教育」的頭,賣「性解放」的肉 ──從《青春水漾》到春心盪漾!


掛「性平教育」的頭,賣「性解放」的肉──從《青春水漾》到春心盪漾![1]
關啟文 香港性文化學會主席/浸會大學宗哲系系主任

  我久仰《青春水漾》的「大名」,在20159月終於有機會與友好一起觀賞,實在「歎為觀止」!一方面佩服編劇與導演的高明,能不知不覺把性解放的意識形態滲進整部影片,另一方面慨歎這樣的影片竟能在台灣的校園中登堂入室,向中學生播放(亦有人嘗試在小學推動這影片),令人錯愕和難以置信!

2015年7月23日

美國最高法院的同性「婚姻」裁決、人大釋法與法治


關啟文

20156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五位大法官宣判同性婚姻是美國憲法所肯定的基本人權,所以全國五十個州都要接受同性婚姻。持異議的四位法官認為,憲法完全沒有提到「同性婚姻」,也不能由憲法合理推演這「基本權利」出來,所以這判決是不當且過份的司法活躍主義(judicial activism) ,而且最高法院的決定無理地剝奪了每個州在決定婚姻制度上的自主權。這不是法治,而是人治